Linkdump

»

旧金山码头

  没有评论 |

« 旅美札记(五) 游拉斯韦… | Home | 旅美札记(七) 圣迭戈十… »

旅美札记(六) 游塔沪湖公园

星期六 10 二月 2007 at 09:09 am 塔沪湖(Lake Tahoe,也被称为“太浩湖”)位于北加州和内华达州相邻的世界拐角正中,一半在加州境内,一半在内华达州内,好像中朝边境的长白山天地,纬度也较相近。塔沪城大约位于北纬38.5度,是一座名副其实的山城,城内一自然形成的内陆湖,湖周边约115km。

时值12月份,从圣何赛出发时,风和日丽,温度可人,约17、18度,驱车5小时进入塔城地界,气温迥然有异,近处的背阳,些许残雪,远处的山巅戴上了白帽,沿山路徐徐前进,耳鼓微觉鸣胀,气温越来越低,崎岖路滑,步履维坚,大块的乌云掠过头顶,飞快地由上下扑上来,天暮然暗了,车辆都开着大灯,缓缓而行,风卷着地上的雪,在盘上路上形成一个个白色的旋风群,象一群顽皮的孩子追逐嬉闹。沿路向深山老林中急速窜去。山越来越高,黑乎乎的层林和断崖在白茫茫的雪雾中若隐若现,好像张着大口蹲在暗处随时准备窜出来袭击人的怪兽。山上的城区渐进,红绿灯交替闪烁,一身白雪的车辆在交通灯的指挥下秩序井然各奔东西,急匆匆的路人裘衣棉帽大步流星疾步而行,大学好像突然从哪儿撒下来,纷纷扬扬落缨满天,一切尽被白色掩没了。虽然有风,好在不大。须臾雪停,仍然是彤云密布,冷风飒飒,黛青色的山峦在朦胧中露出了高大巍峨的雄姿,远远望去,一道毛带似的滑雪道自山顶一泻而下,三三两两背着撬板或雪板的人们兴冲冲地向滑雪场奔去。儿子说滑雪场全天营业,现在仍有大量的滑雪爱好者在雪场飞驰。

我们一家下榻在一个小小的木屋宾馆,条件不算顶好,却干净整洁,温暖似家。唯一不便的是全家人须住在一套客房里,倒也增加了许多家的感觉。

安顿好以后,大约是下午三、四点钟,儿媳远方留下处理手头工作并负责看家,儿子华夏驾车带爸妈出去看湖。

山高林密,大雪不知什么时候又下开了,这给行车带来了很大的困难,湖岸的盘山公路两边是茂密的原生森林或悬崖陡壁。远眺,一边是连绵不断地皑皑林海,一边是宁静如镜泛着神秘蓝光的塔沪湖面,湖天连接处,一绺青黛隐约可见,那是几十公里以外的湖水彼岸。如不细看,只当是天边水面的一线浮云。防滑链与地面摩擦的声音时而沉闷时而欢快,不时还发出“扑扑”的响声,抛洒防滑剂的大型工程车轰鸣而过,白色的路面猛然多了一些黑色的细碎矿渣和盐类物质的防滑除雪剂。尽管如此,人们还是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到了一边是壁立千仞,一边是万丈深渊的路段,尤其惊险,稍有疏忽就不堪设想。好在儿子驾车技术娴熟沉稳,镇定自若,车子时而急驰而下,时而缓缓爬行。由于离心力的作用,七拐八弯处,人在车内感觉车子要侧身一般,惊险异常。终于快到目的地了,在一个宽敞的地方暂停,观赏一下周围景致。杂七杂八的原始此生林木,由路边一直向谷底铺开,凭栏眺望。深渊底处,湖山相连,一座座山峦就好像湖心绿岛,云缝中偶尔露出几道金色阳光照在湖上。山峦本来银妆素裹,映入湖中倒影却郁郁葱葱,黛青色,葱绿色,湖蓝色,金黄色一齐出现,托出远方湖山相接云雾蒸腾处,一架横贯湖面的七色长虹。胡天一色,金壁辉煌,几疑人在仙山琼阁,又似蓬莱海市蜃楼。彩练当空,尤甚峨嵋佛光之美。阳光收去,鱼肚色的云遮在天上,让所有万物都成了一种颜色,唯独中心湖面,奇异的淡蓝色青光,让人隐隐有一种神秘莫测之感,湖下面有什么宝物?该不是庞大狰狞的塔沪湖水怪吧!

另一山腰,湖面狭窄,两来车辆慢慢小心错过,雪地尚滑,山势险峻,两山之间,一泓清平如镜的湖汊伸进峡谷,纷纷雪花落入湖面,悄无声息的消失了。对面山腰一黑色长线蜿蜒盘旋,几只各色甲虫蠕动其上,非常有趣,细看原来是车下的山路延伸到对面,上面行驶的车辆一如我们,正小心谨慎的爬行。山峦层林一忽就变成晶莹剔透地银色世界,千百年树龄的参天古树也顶盔贯甲为冰雪世界扮靓,风不知怎么就停了,除车马达的细微嗡嗡声和车轮下刷刷的摩擦声,其它万籁俱寂,静止无声。跳来跳去的松鼠把树上的雪大块大块的晃下,变成一团团白雾在林间弥散,远处的山颠沐浴着夕阳,像戴着一顶纯金的桂冠,光彩照人,别有一番魅力。变幻无穷的山峦层林,恬静开阔的塔沪湖水,组成一幅和谐地大自然美景。展现给前来赏景的游人们。来过一次的儿子说,这里的景色四时不同。夏天景象还要美一些,较之别时更有一番特殊韵味。怪道雄奇险峻之地,世界各地的人们不远万里,趋之若鹜,争相前来。第二天,全家收拾起程,特意顺利浏览滑雪场。场内游人如织,大都是来观光的游客,缆车拉着吊厢直通山顶,另有一处简易缆索,也可快捷方便地把游人送上山顶。一排排巨大的造雪机轰鸣着吐出大量的雪粉,寒风凛冽,仰望山顶,在白雪的掩衬下,游人里如蝼蚁滑雪者蠕动而下,及至半山腰,如人一米大小,速度也见快了许多,他们一个个扭动身躯,做出各种动作,越来越快如箭一般飞驰而下,及主人们眼前,悠地转弯带着风声呼啸冲向终点,半坡上跌倒的,侧翻滚爬的,灵巧如飞燕的,不一而举,千米的陡坡形成的巨大雪道并生着动与静,演绎着力与美,是勇敢的滑雪爱好者的乐园。

这次塔城之行,还有一个重大收益之处。老伴玉美素有晕车船之病,以往不管长短途,只要乘上半小时的左右的车,总要晕吐,特别受罪。来美之后,为了让母亲适用车船,儿子每逢周末或下班后,不是拉着全家道市场买办菜蔬粮米,就是开车到处兜风,无奈怎么也不解决问题,反而一次比一次呕吐的重。这次500多公里的旅程怎么解决这个棘手问题,儿子和媳妇合计用注意力转移的办法试一下。车一开动,把早已准备好的评书《杨家将》放在车内音响上播放。故事的跌宕起伏,田连元的绘声绘色,一路上让全家人时而群情振奋,时而义愤填膺,你还别说,来回1000多公里,就愣是没晕,以后乘车外出竟神奇的再也没发生过晕车现象,你说怪也不怪?
没有评论


Trackback link:

Please enable javascript to generate a trackback url

  
记录用户信息?

表情 / Textile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on this site. This means that your comment will not be visible on this site until it has been approved by an editor.

To prevent automated commentspam we require you to answer this silly question.

 

  (Register your username / Log in)

Notify:
Hide email:

Small print: All html tags except <b> and <i> will be removed from your comment. You can make links by just typing the url or mail-address.
 

存档

01 十一月 - 30 十一月 2006
01 十二月 - 31 十二月 2006
01 一月 - 31 一月 2007
01 二月 - 28 二月 2007

最后的评论

链接

Huaxia & Yuanfang's Blog
Huaxia Xia's Homepage

Search!

Stuff

Powered by Pivot - 1.40.7: 'Dreadwind'
XML: RSS Feed
XML: Atom Feed